专业原创精品句子!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生格言 > 读后感 > 本文内容

金锁记读后感大全

发布时间:2022-09-19源自:网络作者:句子吧阅读(0)

《金锁记》是一部由张爱玲著作的小说,通过描写曹七巧的故事展现了作者想表达的现代都市生活,小编整理了一些关于这本书的读后感,一起来看看吧!

金锁记读后感大全

《金锁记》,看到名字的时候,或许我们会认为小说中会出现金锁这种配饰,其实不然,所谓金锁其实是是黄金的枷锁。是这副黄金的枷锁牢牢的锁住了曹七巧的一生,她却戴着这枷锁做着无力的抗争(句子吧rshao.cn),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杀了周围的人。

曹七巧出身卑微,生活在市井底层,家里是开麻油店的,在金钱的诱惑下,被哥嫂卖给姜家。在姜家,她是自卑的,是被束缚的,她努力寻找存在感,希望别人看得起她。她爱姜季泽,因为他有健康的身体,而她却只能守着一个废人,一个让她感受不到丝毫爱情,甚至连陪伴也感受不到的人。为此,她更加怨恨姜家,怨恨自己的娘家,怨恨命运。从此,她便戴上了黄金的枷锁。

她所戴着的金锁,是她用尽了青春、用尽了自由换来的。她因为一直都不能自主,得不到自由,缺乏这种安全感,于是将这幅枷锁戴的那样牢固。即使感受到姜季泽的爱情,她也立马感知到那不过是觊觎她金钱的假象。她已经完全金钱至上,甚至连长安的婚姻她也认为必定是贪图她家的钱财。

曹七巧是可悲的,却将这种可悲强加到下一代。她怨恨自己的哥嫂,所以她赶走了春熹。她怨恨姜家,怨恨在没有任何感情的前提下得到的儿女,怨长白长安不争气,完全忘了自己作为母亲的那一份责任。她干涉他们的自由,操控他们的生活,仿佛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宣泄姜家带给自己的痛苦,与自己的命运做着无力的抗争。她用这种抗争,让自己的两个儿媳感受不到任何温暖,甚至失去生命。让自己的女儿失去爱情,失去生活的希望。曹七巧将自己的不幸强加到下一代身上,然而他们没人反抗,于是,又有人成了下一个曹七巧,故事就这样悲哀的继续下去。

一曲时代悲歌,以女人血为墨,写尽新旧时代变换中,对女人永远不变的桎梏,一代一代,无穷无尽。

红楼梦中,宝玉将未出阁的女孩比作光辉的珍珠,出阁一两年的便是死珠,虽仍是珍珠,到底失了灵魂,最后再过几年,珍珠便成了死鱼眼,粘稠,飘散着变质的味道。

我想,金锁记便也同是这样,七巧是受害者,粮油店的女儿,年轻丰盈,有着饱满的白胳膊,说话有分寸,却被卖做残疾男人家的奶奶,说是奶奶,将要在锦绣丛中生活了,可追根究底那不过是珍珠链子,黄金锁,风光了别人,寒酸了自己,并在其中不断腐化,变质,成了一颗外表透亮浮华的死鱼,死时,她手腕上透亮的镯子可以一直带到腋窝处,如她的精神一样,干扁畸形苍白,像脱水蔬菜,同样,她也是加害者,像传染一样 ,将芝寿,长安,长白一一拉入着坑,一起腐化变质。

这是为什么呢?我常常觉得,七巧是不是疯了?后来我明白了,她是疯了,这命运的前半部,先是对着个软骨的丈夫,再是夫家的不公,最后是披着爱情的欺骗,人生的前半程,她可是一直无法左右的,于是,后半程中,她开始敏感过度了,她怕别人都是不怀好意的,她看这世界都是虚幻的,如烟如云,唯有自己,和自己的孩子是真实存在的,他们不能离开,长白长大,长安出阁,是自己能决定的吗?但鸦片能留住长白在家守着自己,能毁了长安那本就一般的女儿身价。于是啊,他们就这样仓促的同化了。

七巧与女儿长安的纠葛总是引得我恶心,那不像母女纠葛,反而像女人间的战争,七巧老了的种种做法于年轻时就有体现,她苦口婆心劝老太太快快嫁了云妹妹,明年上是为了她,实际上这反而让夫家看轻云妹妹,还有早早让兰仙嫁进来,于是这人生的唯一一次婚礼办的不妥帖之处颇多。

是嫉妒,是不甘心,是看不得,多么矛盾呀,长安少时,七巧的侄子带着她玩,一次误会让七巧防御过度,生怕长安被欺辱了,这时她是母亲,长安待要出阁之日,她成了女人,可叹,可恨,可怜,可恶。

最后,七巧死了,干扁的死了,可是故事并没有结束,它将在许多微小的角落生根发芽,发散着那迷人的恶臭味。

一个女人的大半生,从花样年华,到迟暮垂死,几十年的岁月里,可以这般满怀怨恨,沉重,从来没有过一丝开心,没有过一刻幸福。

她是可怜的。花样年华之际嫁给了个软骨丈夫,在姜公馆里不受待见,下人也只把她当姨太太,分家时“孤儿寡母还是被欺负了”。

她是可悲的。可悲在不可扭转的事实面前,她只顾怨恨,她怨恨哥嫂将她嫁进姜家,她怨恨丈夫身体不行,她怨恨分家不公。

她是可怕的。熬到分家日的她,以为终于能啃到金子的边,却不知,那沉甸甸的金枷锁将自己与身边的人劈得遍体鳞伤。她强硬地插手子女的成长、婚姻,用着她那黄金的枷锁,不放过自己,不放过她能毁掉的任何人,拉着他们下沉,沉到深不见底的泥淖,再也难以翻身,过正常的生活。

曹七巧的怨毒,借着她的嘴,似场漫长的瘟疫,从自身开始腐烂、恶臭,再蔓延到其他人,潜意识里,自己过得不如意岂容他人快活?似一个黑洞,不断地吞噬,吞噬着光,吞噬着温暖,吞噬着希望,只剩下无底的黑,浓浓的,没有尽头。不会完,完不了。

我们没赶上看三十年前的月亮,该是昏黄陈旧而迷糊,抑或圆润洁白而明亮,哪种都好,不是属于年轻人的月亮。老年人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回望,欢愉再不值一提,月色凄凉。

月色下是阴郁幽暗的木质雕花大床,绸布的绣花鞋,铜镜中女人皱缩愁闷的脸。曹七巧隔着混沌痛苦的过去回望,面容一年年苍老,心却早死在多年前出阁的夜晚。生活逼得她愈加尖酸刻薄,也让她愈加麻木破罐破摔。

曹七巧是怎样的人?

麻油店里出身,身份拿不上台面,家底算不上富足,从小混迹于街头巷尾,“麻油店里的活招牌”,嘴上从没有忌讳也毫不留情。

是毫不脸红将浑话挂于嘴边肆意调笑的人;是嘲弄自己儿媳“嘴唇切下来能放一碟”的尖酸刻薄的人;是被封建社会和大家族毁了后半生,也祸害了她儿女一辈子的人。“她知道她儿子女儿恨毒了她,她婆家的人恨她,她娘家的人恨她。”她从不放过自己,也未放过身边人。挣扎抢夺了一辈子,与钱斤斤计较了一辈子,也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一辈子。

她是姜家张扬爱钱的二少奶奶,被人远离被人厌恶,是上至老太太下至丫鬟小厮茶余饭后的笑谈。

姜家是瞧不起她的,连丫鬟都自持高她一等,站在被压迫的底层,也沿袭了压迫者尊卑贵贱的论调,居高临下。于是在丫鬟凤箫口中:“开麻油店!低三下四的人。”她的丈夫下地便得了骨痨,公侯家小姐是娶不着的,只得用钱“买”来了“低三下四”的曹七巧。她被压迫着也不甘着,她像是张牙舞爪的狮子,像盘踞在树上吐着信子的毒蛇。她被戴着黄金的枷锁,她也用这沉重的枷角劈杀着身边的人,没死的也送掉了半条命。曹七巧的嘴、曹七巧的搬弄是非、曹七巧的疯癫,攻击着身边一切她恨或她爱的人。她的前半辈子被封建大家族扼杀,她的后半辈子被她无尽的痛苦、哀恸、自怨自艾逼上绝路。

她是可怜的,是封建大家族的牺牲品。她是封建社会下被等级尊卑欺压、被物欲与情欲束缚畸形变态的寡妇,被战争和历史的巨流抛下。鲜活的生命力和心中期盼的念想被渐渐磨灭,直至消失殆尽,她的一生无可依附,时代动荡着,婆家排斥着,丈夫整日躺在床上毫无生气地等死。她陷在姜家朱门沉沉的幽深庭院里,苦涩生活的一丁点亮光,竟是与姜家二少爷姜季泽模糊不清的暧昧。她试着劝慰自己,是命运的安排,是命运让她嫁进姜家来,是命运让她与姜季泽相爱。可那又是真的相爱吗,她问自己,果然姜季泽只是贪念她紧紧攥在手中的财产,果然她是没资格获得被爱的。她反反复复问着自己:“他不是个好人,她又不是不知道。她要他,就得装糊涂,就得容忍他的坏。她为什么要拆穿他?人生在世,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?归根到底,什么是真的,什么又是假的?”她怪自己看真切得太早。

于是她的精神她的自我逐渐膨大,变成坚强独立的模样,而内里其实腐烂不堪。于是她挥动着自己的枷锁,疯狂寻找封建社会缩影的具象物,寻找着尚且还柔弱的替罪羊,拖拽着、拉扯着,要给她陪葬。

她是可怖的,在她将金枷变为凶器时,她搬弄是非搅坏家族里女眷的名声;她在老太太死后疯狂地聚敛钱财;她将儿媳折磨摧残得致郁寻死;她逼女儿缠脚、退学、吸食鸦片、退婚,将女儿的前途一再断送。阅读时一再闯进我脑海的第一想法是,这该是一个多么让人害怕又想躲避的女人,一辈子都不要遇见才好。

兴许在出嫁前,她还没有可怕如这般。她一定也向往着此后的日子能和丈夫恩爱,在普通的家庭里,也许会是快乐的。于是她多年后,不止一次回想,若是没有为了钱财加入姜家,也许会挑中街头邻里喜欢她的人里的一个,兴许日子长久下来,彼此还会生出一些爱慕之情,对方还会有几分真心。

她是可恨的,她的凄凉的结局又怎么能和她自身毫无关系呢?她埋怨哥嫂当初为了钱将她坑卖,而她同意了又何尝不知道今后的富贵是将自己一生的幸福做交换呢?又何尝没有为了钱争夺受苦了一辈子?而她又何苦再将她的痛苦,她的不幸,嫁接在她一双儿女身上?比起长白的不成器,女儿长安兴许还是有些希望的。曹七巧却固执地插足长安的人生。

“告诉我那故事,往日我最心爱的那故事,许久以前,许久以前……”长安心中悠远的口琴调子,在每一次割舍心中所爱时,总凄清地响起。她对自己讲,与其让曹七巧来毁了这一切,不如她自己先完整地舍弃。那是长安心中完整的念想,是少女最初纯净的梦。她每一段痛苦的回忆,都是苍凉而美丽的手势。也是曹七巧的一生,是她上半辈子的痛苦,下半辈子的寂寞,一生苍凉。

“世舫直觉地感到那是个疯子——无缘无故的,他只是毛骨悚然,长白介绍道:‘这就是家母。’”曹七巧还是成为了这样令人可憎可恨的老太太。

曹七巧因钱财而怀疑、而伤害、而疯癫,她爱钱,但也更像是在找寻对自己被封建制度与家族束缚的青春,毁灭的日子的补偿。她被毁灭了,她急切地要求弥补,她也不断将自己的怨气发在身边的人身上,将他们一同毁灭。

文章的结尾仍不平息地昭告着:“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了下去,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,然而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完——完不了。”

曹七巧的痛苦也完不了,在那样的成长环境里,在封建时代的背景下,她的不幸、她的沉溺、她的挣扎,还将长久地延续下去,生成一个苍凉而美丽的手势。

用户评论

© 2018 - 2022 - 句子吧 版权所有 鄂ICP备14017703号-17

收藏本站 - 网站地图